鹏博士的教育业务,到底有没有发展与上升的空间?

2019-08-27 09:52

【编者按】鹏博士推出鹏云课堂、进而通过大麦盒子的视频资源整合进军教育领域后,其教育业务一直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鹏博士的教育业务,到底有没有发展与上升的空间?

本文首发于蓝鲸edu,作者迟磊;由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7月17日,鹏博士股价跌超5%,报收于16.12元,疑有机构作大单抛售。此时其股价与2015年5月29日的41.79元/股相比,两年左右的时间其股价降低逾六成。而股价大跌后仅两天,19日鹏博士集团北京公司即举办2017年中新业务发布会,在会上其提出了“宽带UP、服务UP、应用UP”的信息服务升级。二者之间是否有联系,外界无从得知。

但作为加入教育赛道的一份子,鹏博士推出鹏云课堂、进而通过大麦盒子的视频资源整合进军教育领域后,其教育业务一直处于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自今年6月13日,鹏博士分管宽带业务的多位高层出现大规模变动;鹏博士旗下孙公司——北京家视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柳青走马上任,被聘任为鹏博士公司副总经理。分管鹏云视讯、鹏云教育等后,其教育业务的战略布局,又进入了“缄默期”。

鹏博士的教育业务,到底有没有发展与上升的空间?

鹏博士业务发展存疑,四大问题亟待解决

鹏博士2017年一季度报显示,其总资产同比缩水7.0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13.96%;营收同比降低1.29%、净利润则同比缩减7.22%。各财务性指标大多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滑,其2017年经营状况并无实质性的改善,作为立足之本的宽带业务的确在走下坡路。对鹏博士而言,如何摆脱三大运营商对其生存空间的挤压、未来的盈利点到底应设定在哪个领域,就成了鹏博士目前必须慎重考虑的问题。

近期,蓝鲸教育与多位电信业资深从业者、教育内容提供商,就鹏博士近期的业务发展情况进行深入交流,尝试揭开其业务发展的“神秘面纱”。但就蓝鲸教育所得,鹏博士目前整体发展的确存在一定问题,而教育业务亦不能免俗。

在几位资深电信从业者看来,鹏博士业务目前主要存在四大问题。且存在一定的可能性,因自身主营电信业务的固有缺陷,导致了其教育业务的先天不足。

1、教育业务相对疲弱,有概念但实质内容较少

鹏博士的教育业务,在其2014年年报中无任何提及;直到2015年,其年报中才首次出现“鹏云课堂”;而2016年,“鹏云教育”才首次于年报中出现。从年度报告中蓝鲸教育发现,鹏博士的教育板块布局,直到2016年才从“产品”升级为“业务”。

结合鹏博士2015、2016年年报蓝鲸教育发现,鹏云课堂在鹏博士的战略规划中仅仅是一个“通过整合全球优质的教育资源”,而搭建起来的“O2O教育平台”;而鹏云教育,也只是一项“增值业务”。至于管理教育板块的高层周柳青,之前近12年的工龄中,只有2个月的教育行业从业经验。

而且2016年1月1日正式上线的鹏云课堂,截至鹏博士今年3月30日发布2016年年报时,其官方给出的数据显示注册用户为200万。15个月的时间内才拥有200万注册用户,该增长速度十分堪忧。

2、宽带业务受三大电信运营商打压,且其产品质量尚有待提高

三大运营商营收同比增速2016年皆有明显下跌,联通甚至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负增长;一定意义上证明宽带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在固网宽带渗透率非常高的情况下,未来整个行业用户增速相比之前的三年将大大放缓;且三大运营商为了瓜分二三线城市的长尾市场,势必会通过技术下沉的手法抢占各地区的市场份额。留给鹏博士此类民营电信商的发展空间,未来将十分有限。

而与此同时,鹏博士旗下的长城宽带,其外网接口在国内部分地区存在租用电信、联通带宽的情况。7月18日《南方都市报》一则名为《长城宽带断网竟然无法退费》的新闻就对黄浦区长城宽带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进行过披露。而鹏博士在北京主营的品牌“宽带通”,据群众反映也存在网速缓慢、高峰期不定时断网等问题。

然而鹏博士的教育业务,目前主要是通过大麦盒子与长城宽带/宽带通的捆绑销售进行地推。几位电信从业者表示,在自身宽带产品质量有待提高的情况下,依存于大麦盒子的教育类内容,用网高峰期存在画质与流畅度无法保证的可能性。

3、虚拟运营商业务存在违规行为,且营收情况外界难以得知

“鹏博士的虚拟运营商业务,实际成果如何外界难以查询。甚至其如今在做的一些业务我们这些圈内人都看不懂,比方说在韩国开设子公司。”其中一位受访者的说法十分直白。蓝鲸教育查询鹏博士2016年年报发现,其虚拟运营商业务无具体盈利数据。但可看到在其17家子公司中,本期仅有3家出现追加投资,其中就包括这家在韩国开设的“长城移动韩国有限公司”。

而且在今年2月,据《人民邮电报》相关报道所示,工信部对虚拟运营商的实名制抽查行动中,通过暗访发现14家转售企业其网点存在违规行为,鹏博士赫然在列。

4、内部高层震荡,对外讳莫如深

鹏博士六月份的高层大换血,提交辞呈、被免职的八位副总经理,均负责该公司的宽带业务;而新上位的四个高管,则来自于运营商和自有业务中的视频内容领域。这是否代表着鹏博士“宽带王朝”的谢幕?

该司董事长杨学平甚少接受外界采访,此次高层替换的大动作之下也无发声之举。几位电信从业者表示鹏博士此次高管震荡,存在内部人士斗争激烈、公司对外发言人同样被卷入旋涡的可能。但无论内部情况到底如何,该司都应有人站出来,对广大投资者作出一个交代。

内容提供方,对大麦盒子盈利模式存在疑虑

而在鹏博士教育业务具体落地这一点上,一些教育视频内容提供商向蓝鲸教育表示,鹏博士的大麦盒子采用的是盈利分成模式,即与视频提供方“三七开”或是“五五开”分享盈利。“但我们不确定鹏博士的大麦盒子跑量,是不是真的有其说的那么足。我们更希望对方一次性按照我们开出的价钱买下课程,其拿到版权之后怎么卖我们都不干涉。但是大麦盒子的销售团队似乎不太愿意接受这种形式”,一位内容提供商向蓝鲸教育表示。

另一位受访者则认为,大麦盒子的市场占有率的确尚可,但其中有一些教育视频的片源,可能存在侵权的现象。“前一段时间我用大麦盒子的时候发现,其做出了一些改版。它把自己的端口嵌进了爱奇艺搜索的界面,这变相就是在使用爱奇艺的资源。”他很严谨地分析了自己所看到的问题。而且相比于小米盒子的低价、与乐视盒子的捆绑销售技巧相比,大麦盒子没有特别出彩的营销模式。

“盒子玩家”要走的路还很长,鹏博士尤甚

而另一位任职于互联网巨头企业的教育板块、与鹏博士有一些业务往来的高层负责人则表示,鹏博士内部对教育业务还是十分重视的。“鹏博士的确在今年上半年将其业务板块进行过整合,并砍掉了一些盈利能力不强的业务。其内部原先存在一个教育部门,但如今该部门和大麦盒子一起整合并入到了家视天下这家子公司里面。在鹏博士高层看来,其教育板块发展前景还是不错的”,这位负责人表示。

“鹏博士做电视业务,是以套餐包的形式销售。这是因为鹏博士有宽带业务的地推,通过地推过程中的内容捆绑销售,他们发现教育业务这块销售的效果比较好,的确发展前景很大”,此人说道。鹏博士的教育业务已经做了一两年,只是没有在其财务报告中提出,“毕竟这只是他们重视的一块业务,而不是其主营业务”。

而且该负责人还透露,“家视天下当初计划在两年、或是三年内售出500万个大麦盒子,但最后没有达成这个目标。不是卖不出去,而是在执行计划的过程中发现,团队对于盈利模式的探索是存在一定缺陷的。”

这位负责人认为,其实目前教育市场中售卖视频盒子的玩家,大家做得都很一般,“没有哪一家做得明白”。如何把盒子与教育业务有机结合,是市场中的“盒子玩家”都在探索的一大难题。大麦盒子想做的盈利分成模式本无问题,只是其用户还没有形成规模化。做不到规模化,盈利分成就是一个口号。因此很多教育公司对这种模式才比较抵触。

“如今大家都做不到规模化,那对于教育公司而言,与其把内容提供给盒子们,还不如自己做一个APP或公号。除非盒子玩家中出现一个中国移动那种的——几亿用户只要千分之一选择买教育业务,都会是极其成功的规模化。”

这位负责人表示,假设大麦盒子能卖出去500万个,活跃用户达到300万个;那么日活跃用户才有可能接近100万,而这才只能证明“业务可以运营了”。而日活达不到100万、在这个底线下的话,不论怎么尝试都是不成功的。虽然鹏博士有地推,可以提高销售的成功率;但同样的,地推也存在成本较高的问题。总的来说,大麦盒子、小米盒子、乐视盒子等玩家从市场规模来看,大家做得都差不多。“阿里盒子在教育领域也有实验,说实在的营收也很一般”。但是从用户规模上来看,大麦盒子还是没有办法与小米/乐视盒子相比的。

总结

虽然在市场中,这些盒子玩家可能从销售情况来看相差无几;但鉴于鹏博士近期股价跳水、高层震荡还有集体缄默的现状,其教育业务即使如爆料人士所说“被鹏博士高层所看重”,未来到底能发展成什么情况,也实在是难以预测。

如今鹏博士作为民营电信运营商,其未来发展空间将在三大运营商的挤压下越发逼仄。在上市公司热衷于跨界试水教育的市场现状下,鹏博士在教育领域的布局却显得没有头绪、无从下手。长此以往,其教育板块能否做大做强,一切都显得晦涩不明。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