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毛钱红包凭什么让人觉得骄傲

2019-09-12 17:30

这个刚过去的春节,你可能收到和发出大大小小的各种红包,千儿八百的,一两百的,百元似乎已经成了当下社会的红包基本单位,其他面值的都不好意思往红包里塞。礼多人不怪嘛,好像红包越大越让人温暖——无法想象,如果打开红包,里面竟然是5毛钱,你会是怎样的表情!别开玩笑了,这个时代哪里会有5毛钱的红包?微信红包吗?

前段时间去山东淄博出差,听《鲁中晨报》的朋友说,当地临淄区凤凰镇南太合村有个已经30多年的规矩,红白喜事,除主家直系亲戚或平时与主家相交甚好的亲朋,一般乡里乡亲统一都收5毛钱礼金。如果没零钱,给50元也会找回49.5元。

听到这个故事,你一定会觉得太不真实了,太像一些杂志煲出来的鸡汤传说。但真不是传说,当地好几家媒体都报道过这个村的故事。虽然礼金少,但乡亲们之间并没有因为随礼少而变得生疏。虽然也有一两名村民将礼金涨到两元,但事后遭到异议,后来就再没有人破坏规矩,5毛钱的礼金成了他们村最大的骄傲。

单听这个故事,你可能不会觉得这个5毛钱红包有什么了不起,甚至觉得古老而刻板,如果听到另一个故事,你就能感受到5毛钱红包所包含的暖意,并对这种规矩肃然起敬。据武汉媒体报道,一个本打算过完元宵节再上班的女白领余小姐,被黄冈浠水老家的发红包习俗吓到,连夜逃回武汉躲清净。各种必发的红包得1万多元,可她月薪才4500元。

不要以为压力只在发红包的那一边,收红包的一样有压力,因为人情总要还的。结婚时收到人家多少红包,都要记下等着还。孩子收的红包,大人给别人家的孩子还。你以为给别人一个大红包给的是温暖,是对别人好,其实传递的是压力。红包本是礼义,却在攀比和哄抬中越来越成为一种互传压力互相伤害的陋俗,增加着现代人的焦虑和压力,制造着浮华、虚荣和庸俗。理解了这种浮华的压力,就能理解那些淳朴的村民坚守5毛钱红包的意义,他们是用5毛钱的刻板规矩抗拒人性中无法自制的虚荣攀比和人情文化难以避免的异化。

很多有孩子的人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纠结与尴尬,过年带孩子去朋友家玩儿,朋友家也有孩子,互相给孩子发红包,这时候红包给多少呢?如果给500元,但朋友给的红包是800元,会觉得很丢面儿,也觉得失礼。如果给1000元,可朋友给的是800元,会觉得让别人尴尬和难堪,给别人压力了,别人下一次肯定也会给1000元,甚至以更高来补偿上次的不对称尴尬——那你下次怎么给呢?变成一种类似“囚徒困境”的“红包困境”。人情就是这样,红包只会越来越大,而不可能变小。久而久之,越来越成为负担。很多时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算来算去给多少才不“失礼”和“合宜”的精神负担。于是,在这种困境中,红包从物质和精神上极大地抬高了人们的社交成本。

红包问题只是这个社会的一种隐喻,很多社会问题都是像红包困境这样形成了一种死循环,人们本身并不愿意承受这种压力,却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拉进那种互相传递压力的死循环中,像上了发条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人们困于其中,却无法挣脱。吃喝之风,是互相的吃请所哄抬的;择校之风,某种程度上源于家长的虚荣攀比——以为孩子好的名义,什么都选最好的,以对别人的好来感动自己,其实只不过是把自己的焦虑和压力传给了孩子,并传给了其他家长,其他人再把压力反传过来,最终变成一种让每个人无法挣脱的社会压力。每个人都深陷其中,是问题的一部分,每个人却又都把矛头指向别人,每个人都知道是问题,却又无力摆脱和解决、只能在抱怨中增加社会戾气,集体无意识中形成死循环。

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5毛钱红包让人温暖的原因。一句名言说得好,鱼群从来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团结斗争,它们只是想怎么从网眼里钻出去。5毛钱红包,就是一种尝试超越人性弱点而寻求问题突破的努力。

-----------------------------------------------------------------

跟评

@泡芙小姐:5毛钱红包和温暖,希望它可以带人们走出红包怪圈。

@寻梦缘:5毛钱的红包,是村规民约,也是传统和文明的坚守。而越来越大、越厚的红包,是浮躁的反映也是文明和传统的丢失。

@Mr.XI:越来越大的红包,越来越淡的感情。正本清源,让变味的红包回归应有的功能,让好事变好,移风易俗,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行者孙:希望红包回归本初,回归温暖!